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北宋首屈一指的大神,因何在“唐宋八大家”中沦为“小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0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几乎每一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中国人,都知道一个跨时代的背诵、默写天团??唐宋八大家。

但提起这个天团的具体成员,每一个人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却又如此不同:

韩愈,会想起他的“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;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(《马说》),想起他的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”(《师说》),想起他的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(《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》)……

柳宗元,会想起他创造的成语“黔驴技穷”,想起他的《捕蛇者说》,想起他的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(《江雪》)……

欧阳修,会想起他的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(《醉翁亭记》),想起他那些可爱的小黄文……

王安石,会想起古代继商鞅变法之后最大阵仗的“王安石变法”,想起他写过的一个神童如何“泯然众人矣”(《伤仲永》),想起他的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(《泊船瓜洲》)……

苏轼,会想起的更多,想起他的千古名篇,想起他的豪迈豁达,甚至想起他的东坡肉……

苏洵,至少会想起,他是苏轼的父亲,“三苏”之一……

苏辙,会想起,他是苏轼的弟弟,“三苏”之一,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”中的“子由”……

曾巩……

是的,想起曾巩,只剩下一个省略号。

这位曾先生,纯粹是由于中国人对于数字“八”的迷恋才来凑数的吗?

曾巩(1019-1083) 图源/图虫创意

1

大神的光芒与黯淡

曾巩出生在1019年,他生活的年代迄今一千年。在这一千年的时光里,他的文章受到冷落,成为唐宋八大家中的“透明人”,不过是最近100年的事。

也就是说,在民国以前的800多年中,曾巩是古文写作领域大神级的人物。只是今人无法领略和感受罢了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